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圖片 >

雨后小故事3 動態圖

發布時間:2013-06-28 點擊:

雨后小故事3 動態圖
        不知什么原因發生了雨后小故事,也不知起從何時,我便喜歡雨后和雨水親近。一任或柔媚或滂沱的雨水澆淋全身,那種覺是愜意且酣暢的,就像讀一本好書般唇齒留香,余味繞梁,數日不絕。
  不幸的是常常因此患了雨后感冒,受到父母的責怪和他人的不解。可這種嗜好并未因此而閑胃,反倒愈演愈烈。到后來居然頂了暴雨迎風怒吼。那真是一種要命的執著。現在想來大概緣于青春年少的躁動和懵懂無知的宣泄。
  年紀大些了,也經歷了些許人生的歷練雨后小故事。再去沐浴雨水就有了些理性的味道了。靜默地佇立風雨中,慢慢享受安寧,煩惱和不快統統被沖刷了去,心身出奇的凈沽。一句句詩行翩躚多姿地跳躍于腦海,一團團思想光怪陸離地翻騰在心田。尤其是在雨后,懷擁清新涼爽的空氣,品酌著泥土淡淡的腥香,真恨不行一口吞下,給干燥的心緒注入幾股滋潤和慰藉。肉體亦倍覺輕靈,猶豫踟躕的腳步突然鏗鏘和堅定起來。
  有一句絕美的詩:“我是一條浪跡森林的魚,一直尋找屬于我的海。”魚之于海,海之于魚——宇宙最古老忠貞的愛情。你難道不曾想變成一條魚嗎?去尋覓大海的廣闊。只可惜森林與大海相去甚遠。雨中徜徉,你便是一條龜,一條快樂自在的魚。這時會有“恢恢乎游刃有余”的至化之境,這里亦有“絕云氣,負青天”的放達闊遠。“好雨知人心”,一場雨恰到好處地安撫和釋放了心靈的幻望。
  曾煞贊苦心地尋求過前人的“悲雨情結”之緣由。大抵是詩客騷人命途不濟的遭遇加之情無寄處的煎熬又以國破家亡的悲哀使然吧。雨本無過,奈何以過讓之?嗚呼!雨若九泉有知,誠合哀泣。李清照“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多么銷魂奪魄,讓人寸斷肝腸;柳三變“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訴盡離愁,太過凄婉寒神。就連陸游“細雨騎驢入劍門”也畢竟生發出“此生合是詩人未”的凝重惆悵與迷惘悲嗟。還是蘇東坡“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林芒鞭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來的閑適愜爽,令人無限向往。
  然矣,短促人生若能消受得此等超脫豁然之境界,風雨再大坎坷再多又親我何?也正因了這份悟性和洞徹,東坡先生才能在貶謫生涯中泰然處之,為民造福,名揚天下,至今人蛆仍降深為民間稱道。真想與東坡先生共邀明月,攜那厚重之手同聞“穿林打葉聲”,那聲音就是天籟,就是千年造化譜于人間至純至真的美妙和多情。
  雨后是有感情有精神的。疾緩行止之中便昭示了生命的弛懈豁朗。我一直特別想做一棵年邁的蒼松。恬然地靜穆于雨中,任雨水無羈的傾瀉,它卻巍然屹立,遒勁的枝干插向曠莽高中。只有雨知道在它身上發生了多少故事,只有雨才能安慰它歷久彌新的靈魂。背倚大樹,你一定要做一個斑斕瑰琦的夢,夢境里必須有雨水的滋潤,生命里那些生機盎然的種子才會萌芽拔節出冷靜和充實。生活中一切平凡的事件如果有了雨水靈動熨帖的點綴便蒼翠亙久了。
  法國詩人弗朗西斯·龐奇在其優美的散文詩《雨》中對雨有過精妙的描摹:“(雨)每一中形態的速度各各不同,傳出的聲響亦互異。全部生命的激烈,如一部復雜的機器,隨意而精確。一如鐘表,它的發條便是蒸汽下降的重力。……瞬間變奏成絕不單調的音樂會,極其細致。”把雨當作宏大的音樂來聽,這需要何等的心性和禪悟。詩人是機智而多情的,但倘非這雨水之精靈如此誘人,耀眼的詩句恐怕難以分娩。忽然于腦海中回蕩起鋼琴家理查德·克萊德蔓著名的曲子《水邊的阿狄麗娜》,那悠揚婉轉,疾緩跌宕的極致旋律競與這酣暢淋漓的雨聲有著心有靈犀的契合。
  我凝眸窗外,幾把亮麗的雨傘驕傲地開放著,古人的這種極妙的發明的確為我們帶來很大的便利。但愿雨中的他們不是在為了生計與名利忙碌地奔波,能夠從容地享受雨所賦予的一切。多想擁有一把油紙傘,挽著甜蜜的愛情忘情流連,就在那條寂寞的雨巷,伴著丁香的微熏,管它有沒有盡頭。“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多美的意境,就這樣醉去,就這樣老去……
  這幾年的雨水似乎格外的多,有些地方洪澇成災,家園無存。這是我們所不愿面對的。于是聽雨的心緒便又多了幾分沉重與憾惋。然而,我們仍然要頑強不屈地于風雨中前行。雨住總會天晴,災難即將消散。帶著聽雨的心境我們無所畏懼。
  歡聲笑語彌漫在雨后的小故事之中。
雨后小故事3 動態圖

 

2019年1期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