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2016跨年游走廣西行

發布時間:2016-01-25 點擊:

  又是一年末尾時,再一次的辭職,再一次為2016跨年做了打算,原本打算去越南跨年,可再一次計劃落空。沒有提前辦理簽證,一切就沒有想象中美好,從廣州到南寧的高鐵,幾個小時的度過,下車才發現一陣冷嗖,坐著公交尋找我預訂好的青旅,原來距離沒有想象的近,一個火車站與另一個火車站之間的距離沒有那么太近。當我四處找尋后,在步行街的另一端找到了瓦舍,那是我住的地方。

  那里給我的感覺過于冷清,一個人去吃了碗螺螄粉,又一個人去看了電影《老炮兒》,一個人再回青旅大廳,厚著臉皮和兩個女孩聊天,恰好她倆第二天去越南,可擺在我面前的問題是我沒提前簽證,要等簽證最少四五天,南寧已經是我第二次去的地方,真心一刻都不想待,帶的衣服不足,這樣的天氣有一點點冷,就這樣放棄了計劃。當晚有個女生睡在我的上鋪,好久沒混住,好像沒那么習慣了。

  第二天清早我退了房,走過那個白天繁華清晨冷清的步行街,讓我記憶深刻的是路邊有人在睡覺,仿佛是那種自制的簡易搭床,那樣冷的天氣真的有罪受,看到那一刻心情沒那么好受。在路邊買了一份早餐,又一路坐回昨天來時的火車站,自己都在笑著自己,這是為了吃碗螺螄粉而來,還是為了看《老炮兒》而來,如果只為這個的話,在廣州就可以實現的,來來回回的折騰再次重演在這里。

  我知道去越南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南寧,一個是北海,頭一晚打電話問北海的青旅多久可以辦理出來簽證,那邊的回答是兩天左右,就這樣坐著火車到北海。青旅在一個海邊附近,只是我沒太靠近那片海,而且那天我去的時候恰好是2015年最后一天,剛剛收拾好一切就約了兩個九零后男女,他們也是頭一晚來到北海跨年的,就這樣結伴去了北海銀灘,只是那個銀灘似乎讓我有點失望。

  在銀灘簡單的出海,又在海邊簡單的游走,仿佛略有無聊的感覺,而我似乎有點交際出現問題,話越來越少,人顯得木納。回到住處附近的我吃了極便宜的生蠔,也逛了一下老街,滿滿的都是失望。回到青旅,人們在準備跨年Party,都是九零后男女居多,我才發現自己有點難以融入其中一樣。那晚有燒烤,有煙火,有啤酒,有美女帥哥,而我只是一個孤獨的少語者,在安靜的一起跨年在北海。

  再次醒來的那天,在大廳和笨笨聊天,他說去越南旅游,超便宜的價格,我們一起去旅行社,對于我而言,我已經非常排斥旅游,可是畢竟是因為簽證的問題被困在這里,如果一切合理的話也可以考慮,最終旅行社沒能搞定當天出走的可能。在那個心堵的時刻,我和笨笨說去廣西龍脊好了,他還有個女伴七月,我們就這樣說走就走的打包出行,先坐到南寧再轉車到桂林,那晚七點左右到達桂林。

  那晚在桂林青旅住下,吃了附近的特色米線,滿血復活后發現這個城市有霧霾,回到青旅滿是老外,查好并聯系了第二天的行程,一切就緒的睡下。第二天一路坐車進入龍脊大寨,被收了一百元門票,住在那個木樓上的三樓,吃了一頓小貴的中飯,爬了一趟讓我屁滾尿流的山,看了不黃不綠的梯田,我們仨在靠近山頂的地方自拍,笨笨和賣圍巾的阿婆聊天,居然約好晚上去她家吃飯,有點意思。

  當晚我們去了阿婆家,那個地方仿佛似曾相識,那種場景似乎在電視上常見,當自己真正設身處地的身在其中時,有種滿心歡喜的感覺,那畢竟是我沒感受過的,條件艱苦到劈柴燒火,有時停電,有時點蠟,讓我內心很暖。那天是我農歷生日,阿婆又叫了幾個阿婆和阿姐,炒了幾個菜,還有她自制的風干臘肉,當然也喝了紅薯酒,喝了炒油茶,那天我被感動的心很軟,那天被我一直記得到很久。

  在那晚笨笨很會聊天,也很會哄阿婆們開心,七月沒有說太多話,可她也被那種環境氛圍感動著,我用直覺可以確定,那晚那個寨子都停電,冰冷的回去沒有洗澡,沒有電熱毯,只有靠自己身體的熱量溫暖自己和被窩。第二天早晨,去阿婆家吃了米線,笨笨又買了一條圍巾,告別那個阿婆,也是我們再次上路的時候。我們回到桂林市區,原本打算去廣西賀州下面的黃姚古鎮,只是落空了。

  那天,我們在一個青旅大廳研究下一步行程,一會兒是貴州中轉去云南西雙版納,麗江、大理的云南方向,一會兒是成都、重慶四川方向,一會兒又是海口、三亞的海南方向,最終七月說要回深圳,我突然之間也想離開。那晚,我坐上出租趕火車,忘記笨笨的IPAD在我包里,在火車站把笨笨的IPAD給他,我又因為著急趕路把小米移動電源忘在青旅,每段旅行都有不同程度的遺失,仿佛是必須一樣。

  那晚訂票的那車次火車沒有趕上,退票和改簽都不成,心不甘的我想試一下晚一車次的火車是否可以上車,厚著臉皮通過自動查票機,我明顯的聽到警報聲,人卻走得匆忙快速,上車后的查票美女也沒細看我的車次時間,就這樣到了廣州也輕松混出。那跨年的旅行而過,這說走就走的旅行,讓我結識了笨笨和七月,北海銀灘和老街,桂林龍脊梯田,也許都抵不過那晚特殊的生日夜。這一程,我很欣慰。

2019年1期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