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沒離開過現存狀態

發布時間:2016-01-02 點擊:

  有些時候,我并不清楚我的現存狀態,這種狀態不止存在于快樂的眼前,憂傷的背后,甚至會臨于不喜不悲的界點,忽而狂至,忽而消失,就象風,逮住了一個空兒就來了,瞅準了一個機會就溜了。無法控制,人力難為。

  表面看來,我整個人似乎是靜若端云,安似磐石,并未有一絲的微瀾起伏和過多的思慮空隙,實則內心無時不在波瀾壯闊,每秒都有唯美聯想。我把這種狀態自奉行為內心的自在,任憑這縷思緒的小魚兒游來游去,再美的珊瑚樹也不能使我迷失,再糟糕的境遇都不會使我絕望。只不過這種人生的自在猶如雨后之虹,短暫而決絕,它的稍縱即逝的明艷和黯淡,會給我帶來莫名的觸動,無謂的憂傷和難以述說的情懷。

  這應該是善感惹的禍,比如看到了油菜花盛開的場面,有人只看到了油菜花的樣子和想到了油菜籽的重量,有人想到了春天的希望和秋天的收獲,有人充滿了對自然的敬畏和愛,這不是差別,這是區別。每一個人認知的世界并非有什么厚淺深薄,思想得多或探索得少,都不會削弱個人對這個世界的感受,擁有本真的初心,就擁有了自己和世界的感覺。

  近來整個人有些恍惚,偶爾坐在那里木木地想著什么,也一時想不起什么了。摸著鍵盤打了幾個字又停下來,我不得不停下來,目中無物,大腦一片空白,指端更是空白。一旦勉強,所有便不能為之。心里慌著,卻無法找到慌的方向,心靈的堵墻上長滿了年華的荒草,四面緊閉,不留一條放生的出口,靈魂的困頓,竟如此的讓我無從下手拉自己一把。任其恍惚。

  也頹廢。整個人就象彎在墻角枯了一冬的狗尾,晃晃悠悠,再也承受不住陽光的重量,被風一吹,隨時都有可能折腰斷頸。又象被時光摧破的蛛網,得到的和失去的所有,都無邊無際地漏在了歲月的殘缺里,再也拾不起些什么,頹廢如此,當是生活如此。有點不甘。

  再有就是,有一些日子了,總像有什么急事要趕,具體趕什么,我并不十分清楚。我明明想慢悠悠地散會兒步,腳下卻象裝了滑輪,急匆匆地走著,又急匆匆地趕回來。翻起了一本書,再合上,不知合上之后還有什么需要我做,可是我一著急就合上了,一著急就再翻起來。在吃飯的時候,我也是以匆忙的形式完成對胃的填塞,根本不去感受滋味如何......我無法平心靜氣,無法云淡風輕,在我的背后,我能感覺到一種講不清楚的,一直懸浮著的鬼魅似的暗影拉長著我的紕漏和缺憾,等我猛地轉過了身,卻什么也沒有,我強迫自己回過頭來,卻無法強迫自己不再次轉過身去。

  我當然知道,操縱自己的只能是自己,人的心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最牢靠。

  我曾問過自己:你是怎么了?答案是,我這樣挺好的。明顯矯情。我確實是正常工作、學習和生活,聽個笑話會笑得臉變形,股票跌得慘了會不爽得要死。我也一度認為這就是所謂的空虛,可是我的很多生活內容都被我有效地填充著,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很多東西仍在我的規矩之內,可就是這樣,我不得不承認,在人生的某個時刻,越是講究規范就越接近木訥機械,越是表面井然,內心就越容易混亂,精神禁錮的解除來自于環境的寬松、心靈的放松,更來自于心神統一之后的自我逐放。這種活著的狀態不是三言兩語能概括得了的,它絕對不簡單,可也不復雜,這種介于模糊與清醒之間,介于無聊與煩悶之中的生活狀態是生活的一部分,進而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這種活著的狀態不是可有可無的雞肋,是怎么也繞不過去的必然。

  想起這個世界里的很多人或多或少地擁有過或擁有著這種生活狀態,我的內心竟然泛起一股i洶涌難抑的相流恨晚感,唉,人總是有一些攀比依附的劣性,又不是神!只是想來自己的這朵浪花,過于古板和失趣,拐個彎兒,回個旋兒啥的也未嘗不可,一味死死地勒著墨守成規的脖子,活得太沒有創意,真真是是過份得很。

  那么放逐自己吧,這種放逐是超越自由勝于自由的,我想當然認為到遠方走一走應該有益于這種狀態的調整。可是我想,如果旅行結束之后調整不力怎么辦?那還不是一樣繼續這種急匆匆的生活狀態?!對于這種自己都無法確定的心靈之困,旅行或許能夠緩解,可絕對不能根除。

  直到昨日黃昏,很平常的一天,我意外地收到了一位朋友從老家給我帶來的登封燒餅,那是我的最愛,看到朋友的那一刻,我分明感到無數顆淚花在內心生成芬芳的樣子,撲面而來,一朵沁香。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燒餅,我慢慢地咀嚼著,品味著,感慨著,與朋友的舊年情誼一一回想起來,屈指一算,幾十年過去了,時光往前,情誼跟著一并往前,它的存在,讓這個冬天的霧霾都消散了不少。我打亂了我一貫晚間運動的習慣,與朋友坐下來小酌幾杯,說起家鄉話,聊一聊過去,侃一侃八卦,不知不覺間,竟然使我忘了急著去做些什么,直到送朋友離開,才發現我其實并不急著做什么。

  終于感受到,一份真切的關心便能使自己安定下來,一份真正的情誼就能教心找到位置,可見,人在困頓的時候,情誼會是最有效的穩定劑。這樣心情好了一些時日,漸漸融入生活的平淡中,那些以前急切地趕著什么的狀態一時平穩下來,在平淡中呈現出安靜的姿態,跟著冬天的晨暮一并走向流年。

  今年的圣誕節,辦公室突然多了一件包裹,上面署名本人收,寄件人是來自杭州的一位好友,打開一看,是一條色彩斑斕的羊毛圍巾,只一眼,我便喜歡上了它,算算我與她已經將近一年未見了,接著,不知怎么地,眼角竟然不可遏制地濡濕了......在不可抵擋地時間里,在遙隔千里的空間里,我這樣一個平凡的,瑣碎的,不起眼的人,還重在朋友的心中,沒有被世界遺忘,我不得不用另一種眼光打量自己,從而肯定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這一個發現,恰如發現了在世界的另一扇門里,朋友正含笑望著我,在時光一點不剩地越過門檻的同時,把溫暖也一點不剩地給了我。朋友的想起和記掛,肯定了我的存在,無論我的存在對于她來講是如浴春風、靜水流深還是混沌無狀、頹廢懶散,她都一并接納了去,并用一份莫大的驚喜抹去了我全部的不安、彷徨和無所適從。有了愛,這個世界里的焦燥、厭倦和孤獨都可以抵擋。

  我當然明白那種難以名狀、無所適從的生活狀態一定還會重來,跟著生活一起來的,生活在,它便會在。無論我以怎樣的一種狀態存在于生活中,只要能夠愛著,就是有意義的。這種強大的愛的能力,仍需要我認真地生活下去,一步一步的印證給自己看,給朋友們看,給這個世界看,這并不是很難的一件事。

2019年1期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