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賞 >

養植物需要有一顆等待的心

發布時間:2016-08-31 點擊:

  一日街頭散步,又去臨街一花室看花草,花室內諸多綠蘿纏繞,配著紅色泛光的瓷盆,綠葉蓊郁煞是喜人,便想搬回室內以添清雅。我雙手捧起花盆,對著葉子緩緩呼起一口氣,看它們左右擺動,愛不釋手。

  “一看姐就是愛花草的人,有的人下手不知道輕重,又摸又捏的,花葉子都軟得淌水了!”一位大約二十出頭的賣花姑娘說道。我看了她一眼,她彎著一眼滿盈盈的笑,把那些笑容自自然然地抖落到了眼前的綠蘿里,我點頭會意,承認了她的話絕不是恭維。

  旁邊的細腳高架上放著的一盆綠蘿格外惹人,葉子托出三四米,條條垂拂,入簾入夢,我用手背輕輕托起,象托起了星月串成的寶貝。只聽她繼續說道:“姐,這些綠蘿是培了花肥的,它不喜歡光照,一年不用上肥料,要記得多澆幾次水......我不置可否,看在綠蘿翠色可人的份兒上,且信了她的話。

  其實我已經有了多盆的綠蘿,它們大多是奄奄于樓道間的棄物,畢竟死過一回,生命受過重創,再次煥發生機已經使盡了力氣,有的盆內只余一株獨獨活著,留一些蒼老與時光一起形影相吊,有的三兩株相依著托起嬌嫩的葉葉尖尖,更是稀疏無狀,有的干脆僅是活著,不長身也不拖秧,哪象這盆綠蘿,它們的錦簇的葉子們象花兒一樣綻放。

  綠蘿搬回來一周左右,有幾片葉子的邊緣開始有了鋸齒般的黃暈,又過了幾天,有的整片葉子就黃了一半,僅是過了一夜之后,再看那幾片葉子的莖,處于灰枯之間,輕輕一拔,只見黑蝕如銹的根露了出來,真真是讓人瞠目結舌,觸目驚心。

  這樣養了不足一月,這盆綠蘿有大半數的葉子己經發黃凋落,每一棵死去的綠蘿都是先從根上壞掉的。我想起賣花姑娘的笑和她笑容背后的心,有點惱。

  對于撿拾的花草尚且有憐憫之心,我更是不能看著這盆綠蘿就這樣死去。終于一日黃昏,我把這盆綠蘿澆透后,輕輕拔出來,捋去它們根部的花肥,并用清水沖洗干凈,剪斷它們已經壞掉的或是在花肥的浸泡下發白的根部,在一個玻璃器皿里注滿清水,把它們的根莖全部浸泡在水里。我看到它們的根莖在水里慢慢聚起小水泡,一朵一朵地,它們在水里不約而同地開起了晶瑩剔透的水花。第二天再去看它們,諸多小水泡不見了,綠蘿的根莖已經于水融在一起,與水中沉浮生命。

  再看一眼空空的紅瓷花盆,我火氣茂盛,差一點扔了它。

  過了一些時日,泡在水里的綠蘿們大半都活了,葉子亦變得厚重起來,重新發了根須,那些根須在水里飄展成舒適自在的樣子,并且以它們自己特有的生命觸覺試探著水的廣度和深度。記得我在一篇《 綠蘿有夢 》的文字里寫道:綠蘿找到了土,它就找到家。照現在這個情形看來,綠蘿在水里,未嘗不是在另一個家里!這樣一個柔軟的、透明的、干凈的家園比起那個充滿花肥的腐蝕的地方要好得多。

  有意無意的,我出門散步便不再路過那間花店,我特意選擇了一條與此花店相反的路來走,我實在不想再碰上賣花姑娘,做為賣花人,如此輕視花草的命,怎會看重別人伺候花草的心!好在那些綠蘿的生命無虞,我給它們重新培植了新土,它們已經繁茂得出乎我的意料了。

  不日,跟一位朋友說起了這事,她竟然曬笑著說:“人家賣給你的花草,都能養活的話,那人家的生計如何維持,還不早就餓死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大嘆道:“原來花草的生意是這么做的?!”

  朋友斜睨了我一眼道:“真傻你,你以為呢?”

  我以為?我嘴上沒說,心里嘀咕:拿花草的美麗來做生意本是雅事,拿花草的命來場交易就不招人待見了。

  以此看來,那位賣花姑娘的花店,是花草生命終結的驛站。想來生計不易,人生艱難,我也就理解了花店姑娘的“做法”。用花草的命來養人的命,終是生物鏈的結果,是極為符合自然規律的。此事釋然。

  某日又路過街頭花店,賣花姑娘正坐在玻璃門內看車龍人馬,我快步走過,沒想到那女孩子眼尖,一下子認出了我,她推開了門喊道:姐,姐,好久不見你了!有新花草到了,進來看一看?姐,姐,你等一下,我有事找你呢......我的小心眼上來了,身一扭,轉過了頭,心下忖道,你把那盆綠蘿整成那個樣子,死不死活不活的,還有什么好說的!

  又一想:不對,怎么我倒躲起她來了,真是豈有此理!

  可是不好,我躲她不成,她反倒追上了我,她站在我面前,定定地看著我說:“姐,我一直在等你!今天終于看到了你 !”

  “你有什么事情嗎?” 我冷冷地問道,真不知道她還有什么說辭。

  “我不只是要你看花草,我真的有事!”看到我側過了身兒準備離開,她有點急。

  只見她垂下眼瞼繼續說道:“我上次賣給你的綠蘿上了雙份兒的花肥,肯定活不久的!這事都怨我,本來我己經施過一遍花肥了,忘記了標注,花店里的員工又重新施了一次。已經有三盆退回來換過了,還有,還有就是剩你那一盆了!我們店會為你再換一盆新的綠蘿......”

  “哦,是這樣啊!”聽她這樣說,我有些意外,語氣緩和了些。

  “如果不是店里有兩盆綠蘿慢慢死掉,我還真不知道出了這樣大的事情,我猜想著,你會把綠蘿送回來的,可是一直不見你,我一直在等,今天終于等到了.......”我的心底猛地熱了一下,不由得再次打量她,她一身簡潔的休閑衣,扎一馬尾辮,臉上旋著兩個淺酒窩,一說話就陷進去,似顰似笑。她正怯怯地看著我,眼光如水,一望到底。

  那天的陽光太好,她的臉龐在光線的映照之下沒有一點瑕疵,干凈得如玉鍍銀雕,我反而失了氣定神閑,把目光投向茫茫人流,看到了諸多的被太陽拉長的影子,發現它會是人們靈魂的全部映射,而在有些時候,它不過就是一團純粹想象的陰影。

  一定是賣花姑娘面對植物的時間太久,對花草傾盡的愛太多,她的不染世事的純良超出我的任何一種武斷猜測,這當然與朋友的論調相悖,得給朋友打一個電話,不是為了應驗她的錯,我想說,這個世界上,總有一種意想不到的東西會讓你覺得美好無處不在。現在,這種美好就在我的窗臺,那是賣花姑娘送給我的另一盆綠蘿,它枝條徐徐,隨風婀娜,舒展在季節的懷抱里,自在得象首詩......

上一篇:雨后品茶感悟:悲觀主義是一個態度 下一篇:沒有了
2019年1期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