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賞 >

去陌生的遠方走一走

發布時間:2015-08-15 點擊:

  有人說,旅行就是在一個熟悉的地方呆膩了,就希望到陌生的地方去走一走。

  人們對于遠方,總有一股唯美的憧憬和猜想。在熟悉的生活場景內,周圍全是現實的花草和人心。在這種日日交替的少見驚喜的生活里,憧憬己經消失,猜想更未可能。而陌生的地方是相對的,陌生不止補給吸引力的不足,改變眼下重復的每一天,還能激發內心蜇伏的渴望——或是布谷鳥的一聲窗啼,心便如草到春日,也知是又一輪的蝶圍蜂陣,花迷野徑,但還是逢春又發,不厭不倦。抑或是楓葉銜起的那枚霞紅,臨風而立,浸霜為色,明知今日景色與去年并無二致,卻總感覺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

  于是要發生的事情一一應了預料,而沒有發生的故事重新歸位于心,期待某個時刻再次出發。

  再者就是走一走,往哪里走?自然不能從一個城市走向另一個城市,街道復街道,樓盤又樓盤,眼過之處,皆多復制,好比溫水下肚,毫無新意。而從一個鄉村走向另一個鄉村也是沒有啥意思的,花鳥魚蟲長得多是相似,小橋流水更是似曾相識,帶著熟絡于心的風景往來于熟絡于心的風景之中,重溫并不知新,懷舊也會平淡,景物的落差決定了情致的落差,有時候,真不知道是風景調節了心情,還是心情點綴了風景,想必,未可盡言的旅行妙處正在于此。

  一般出行的路線是這樣的,要不從城市走向山村,要不從山村走進城市,前者到達目的地之后抒發的是田園情結,后者擠在車流高樓之間追尋的是現代印象。如此路人匆匆,相對或相向而行,一切為了未知的陌生,一切也為了已知的熟悉,在此之間,心靈就不知不覺地獲得了一種區別于平常的微妙的滿足。

  當然,這種出行是隨意而自然的,大家都多多少少都放松起來,生活的慣性被打破,時光慵懶著臉,不去梳洗反而會半日竊喜,故意不去聽時事政治和頭條新聞,獨獨只關注起天氣來,看到樹梢掛起的這朵烏云,漸濃漸重,暗想會不會一并濕了異地的山峰和季節,要不要在踏向遠方土地的時候,也學一回初生的小蘑,頂一把小傘去入鄉隨俗。或者就學一回疾天唳地的大樹,任它世事多變,撲朔迷離,我自風雨兼程,年輪自圓。出外就是奇想諸多,手里沒有仙棒,心卻能無所旁騖地附在仙棒上飛。

  遠方的風光自是奇妙,一切都是新鮮的樣子,新鮮的小吃,新鮮的事物,新鮮的建筑和山水,就連口音都是新鮮的,你會憑著他們的口音,不自覺地把他們標注在蘇杭地界或是中原地界,無論誰的普通話說得再好,不小心的一個發音破綻,便會徹底暴露籍貫,可是大家也并不去說破,一旦說破了,便會如數家珍地道起故鄉種種,甚至豪爽邀請,毫不顧忌自己正處于他鄉的絕色好景間,而獨獨忘卻了出門在外,正是因為一個“膩”了,才暫時離開了故鄉。

  最妙的是在異鄉行走時遇到同鄉,一搭腔,甚為投機,再一聊,相見恨晚,便不覺聚在一處,對月窗下,小酌一杯,酒入旅腸,嘴里開始天馬行空,說東侃西,最后終要繞回故鄉。故鄉的山,故鄉的水,在酒的陪佐下,輪廓厚重,直壓心田,而那些山水間與自己有關的故事也開始翩翩浮動。故事太多,無一清晰,就在這種恍惚并不迷失的情景里,總教人想起自己的親人和朋友,他們帶著久違的溫暖從心底走出來,無論是親切一笑或是沉默不語,一切都是熟悉極了的。酒過三巡,且不說酒味濃郁,心情濃烈,遏不住的鄉情己經溢滿了異鄉的一丘一壑,這個時候,再看月亮,怎么看都不是故鄉月的樣子,幾千年前杜甫先生就十分貼切地用詩言對應了此種心情: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于是捱到行程結束,收獲了遠方的幾許閑散和若干紀念的圖像后,便鳥兒一般地飛向故鄉的天空。

  有時候,你厭倦的地方,正是別人朝思暮想的天堂。而你向往的所在,卻是別人一心逃離的遠方。其中的差別就在于我們在人生中的位置和各自角色的不同,位置相易倒也好去換位思考,而不同的角色,便會演繹不同的人生故事。立于別處的風景中,自己便成為風景中的一抹添筆,多一筆不多,少一筆不少,你只不過是過客的心態,它能夠討悅心情,卻無法讓你付出情感。最終,我們總要回歸自己的風景中,這個時候,我們便會思念起我們“膩”了的地方,那里有我們的親人朋友,有我們的憂傷和過往,這是我們的夢開始的地方,這里是我們的根,我們的命!于是我們不顧一切地趕回來,而當我們腳落故土,心會微瀾,過個三五日,世界便會平靜得無一圈兒漣漪,我們亦是平靜的。

  真實平淡是人生諸多況味中所無法超越的的一種原味,這是生活的本色,容易忽略卻周而復始。

  每天都有向遠方出發的心,每天也有回歸本土的情感。這是旅行給予我們的一種行走意義,也是構筑人生高度的一個過程,不過來去,無非走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所遇到的山水風光,所見過的人文軼事,會滿足每一個人對于外出的渴望,也會平復每一個人內心的欲燥。這真是一個奇妙的轉變。

  心情的愉悅程度跟行走的遠近無重大關系,但并非毫無關連。可以這樣說,我們從開始旅行,便擬了一個全新的心情給自己,待到歸來,我們又是一個全新的心情,去時心與歸后意顯然都是經過調整的。前者是自我控制地達到一種有利于出行的心境,而后者則是不自覺地就完成了一種心情轉變。

  自然是有最有效的心情調節師。它用色彩的神奇,用聲音的魅力,用迥異的風俗讓我們走進來并沉浸其中,可是這些不過表象,除卻這些,這個世界一定有神圣的東西撫慰著我們的傷,歡喜著我們的樂,從而使我們的每一個細胞都興奮起來,并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我們走過的路,匯合起來才叫寬廣,我們認識的世界,加在一起才算見識。 這個世界單調得幾千年前就是這個樣子了,這么有目的而又喪失了目地的走下去,長年累月,沒完沒了。我們漸走漸把一種無法圓滿的心情放逐,那些計較過的事,浸過淚的笑,沉重的生計,抑制的情感,不得不面對的殘缺,失去了而得到了失去的沮喪,得到了卻并未開心的膨欲,都在遠方的花叢中、流水里,山隙間覓得一處去了。

  我們把所有好的壞的或是不好不壞的表情和內心轉嫁與自然,自然都將從容接納,從而成就了它包容萬物的雅量本質,而它給予我們的將是世俗并現實的一份念想,亦是順從或者博取的一種生活姿態,這種微妙的舍取早就定論,只是適合沉默與心。這是一個心照不宣的結果。當然,也許什么也不會發生。就如季節里的那些草和楓葉,無非長遍原野和染紅山谷,卻還是渴望些什么。

  可能,人生因為這種期望而變得趣味多了。不管明天將要發生什么,出去走一走,現在就把一切交付遠方。

2019年1期四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