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網
當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賞 >

感人文章:她只是一位母親

發布時間:2016-03-25 點擊:

  很久以來,我認為所謂活得其所便是人在悅時盡其樂,人在傷時痛其悲,率性自然地活著方不負這一生短暫的光陰。直到有一天,那個充滿了霧霾的中午,我卻因著某個契機遇到了一對母子,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活著的另一種姿態,遂知先前強調自我的論調過于張狂無知。對于這種狹隘偏執的看法,猶如雜草相夾于勃勃田地,忘卻了定時護理,及時拔除。

  至少在我離開那對母子的時候,我的思考就開始垂眉低首,我的這雙眼睛,這顆心,這份感覺終因著我的眼界的阻礙、心境的狹隘和靈魂的困頓而局限、自封和渾噩了。這個發現使我在那一刻注滿了清醒,靈魂的知覺有了明快的色彩。人生總有未解之道,天空一直存在著,就是一種寬容的等待。

  一個冬日中午,我就近來到一家快餐店吃飯,要了一碗取暖的麻辣燙砂鍋。天冷,風大,食客多,靠近門窗的位子沒有了,我只好來到了有些暗淡的里間,只見偌大的桌前只坐了一個大約十一二歲的男孩子,他坐在輪椅上,看了我一眼,遂垂下眼皮,目光四散分離,一幅精神不濟的樣子。

  我問他:我可以坐下來嗎?他不說話,也不抬臉,只重重地點下頭。我放下托盤,一屁股坐下來,抽了雙筷子攪了攪熱氣騰騰的砂鍋,立時眼前一陣霧氣繚繞,遮住了我的臉。透過綿綿不斷的霧氣,我發現,桌邊的那個少年正在偷偷地盯著我看。

  當我抬頭看他時,他卻躲閃著低下頭去,或是把目光投向門口處,張望一下便收回目光,他不時地用一只手的大拇指摳著另一只手的大拇指,目光在眼角匯聚,象聚不到一處的散沙。當那兩盤散沙又向我投來的時候,突然就撞到我的目光,顯然,他是沒有準備的,他眨巴著細長的眼睛,抬起一只手來局促地摸了摸頭,他的頭上戴了頂黑白相間的絨線帽,帽子的式樣老套,看起來笨拙又厚重的樣子,似乎把那張有些浮腫的臉拉寬了一些,他的一只手又向他的另一只手摳去,就在那一瞬間,我豁然看到了他手腕上的住院牌!

  這時,我才發現,他的桌前沒有飯菜!他是一個人來的么?他的家人呢?他是不是餓壞了?

  我不由得朝門口看去,喧囂的人群里沒有一顆回望的頭顱,人群里的所有眼睛都跟我先前一樣,關注的只是眼前的一碟一碗,誰也沒有留意這個輪椅上的少年。顯然,正因為這么多人的不加留意,這個少年才能保持著被人遺忘的自在,反倒是我注視到了他,他也覺察到了,可是他還裝著沒有覺察的樣子,一時倒使我們兩個人都忸怩起來了。

  對于這條街道,我是熟悉的,這個飯店的斜對面就是省腫瘤醫院,那幾個標志性的行體大字用鋼架牢牢地焊接在高樓之上,象道巨大的被魔咒過的陰影投進每一個健康的或是不健康的人的眼簾中,讓所有的心靈為之恐慌和驚懼。那些輪椅、化療,和腕帶的住院牌,腫瘤、男孩和最好的年紀,所有這一切如洪水般灌滿了我的腦袋......

  我停止了咀嚼,放下筷子,突然為自己只顧吃而沒有顧及到少年的胃而慚愧。

  正不知如何是好,走過來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女人,這女人穿著一件灰色的短款棉襖,上面印染的細碎花朵己被洗得漸有漸無,脖子上纏著一條顏色相近的圍巾,松松散散地耷拉下來,跟她的短碎的頭發一樣蓬亂。她的托盤里放著一碗小米粥,一小碟西紅柿炒雞蛋。她輕輕放下餐盤坐下來,對那個少年柔聲說道:兒子,菜好了,吃吧!

  少年看到這個女人,目光便不再躲閃,也停止了不安、摳手和局促。他的母親直起了腰,用湯匙盛了一勺飯放在少年嘴邊說,來,兒子,張嘴,吃飯!

  他歪頭一閃,用手接過了湯匙,看了我一眼說,先放那兒,我自己來,這里這么多人!

  聽到這話,我便繼續埋頭吃飯,只待那男孩自己動手吃了一口粥,女人直著的腰才稍稍松懈了一下,她動了動椅子重新坐好,把雙肘放在桌子上,看著自己的兒子吃。少年吃的極為艱難,一小口一小口的在抿,菜吃得更少了,用筷子扒拉了幾下,嘗了嘗筷頭的味道,繼續吃他的粥。他的母親雙手支起來托著臉,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嘴角揚起兩抹微含的笑容,象欣賞一件極為完美的藝術品。

  少年指了指盤中的菜說:“媽媽,你也吃啊!”

  那女人連忙說:“你吃!你吃!我自己帶了點,你吃你的不要管我!”

  說完那女人從斜挎的包里掏出一個塑料袋,那里面裝著兩個饅頭,她從桌上給自己倒了杯水,倒出的水沒有浮現一絲熱氣,估計是半溫的。她扭了一下身子,側身背過臉去,吃一口饃就一口水,她吃得沒有一點兒聲響,似把無窮的歲月無聲地給吞將了下去,人生的某些滋味就是需要這樣不必細細咀嚼,越是品咂越是滋味難咽的。

  有些許干燥的饃花兒撒落到了她的腿上,她輕輕拍打下去,便在咬下一口的時候更加小心翼翼起來,她咬了一口并不立即離開饅頭,而是借著呼吸輕輕地提上一口氣兒,誰知吸力過大,不小心卡到了喉嚨,頓時佝僂著背大聲地咳嗽起來。少年著急道,媽,你慢點兒......經驗告訴我,這白饅頭并不是新鮮的,一定是過夜的饅頭,是她昨夜吃剩的么?抑或是她前天吃剩下的?憑著我的直覺:其實那個少年什么都看在眼里,他只是為了維護母親的尊嚴而假裝不知罷了。

  看著母親喝完了半杯水又倒了半杯,少年終于忍不住道:“媽媽,我吃的這么少,又吃不下去菜!你每天都吃這些,吃不膩么?”說完,他把那盤菜推到了母親眼前。

  女人馬上又推了回去,輕快地說道:“我喜歡吃才天天吃啊,你快點吃吧,都涼了!”

  “可是媽媽,我真的不想吃這菜啊!.......”少年眼巴巴地望著她。

  女人遲疑了一下,又輕聲道:“今天己經點過菜了,怎么也不能浪費了不是?明天給你點份你最愛吃的紅燒帶魚好不好?“

  少年訥訥地”嗯“了一聲,又說了一句:其實點什么菜,我也是吃不了多少的!

  女人吃了一個饅頭后,把另外一個饅頭包起來重新放回包中,開始跟兒子說話,她道:你多吃點,冶療完這個療程,我們就能回家了,家里的紅薯你爸爸己經貯藏好了,回到家里給你蒸一些風干做紅薯干!你的小黃狗長大了,你爸爸來電話說給它找了鈴鐺帶上,剛開始聽到聲響,小黃狗興奮得一夜幾乎都沒有睡......兒子吃著,聽著,笑著,眼睛瞇到了一起,象條剛剛浮線的月芽兒,彎彎地懸著簡單的快樂。

  女人又說道:“那本史鐵生的書,我都給你快念完了,等念完了,我再給你買一本!”少年點點頭。

  “媽媽,我真的不想再來醫院了,我疼,渾身都不舒服!”短暫的沉默之后,兒子說了一句。

  女人愛憐地看了他一眼,仍是輕輕說道:“你有多疼我都知道,再堅持一下,疼過之后就不疼了,慢慢就好了!

  “媽媽,你騙人,我這病都治了兩年了還不見好!我好害怕,我是不是要死了......”少年的情緒激動起來,勺子在碗里亂舀亂碰,有一些米粒濺出來,撒到了桌面上。我抬起了頭,卻不敢看少年的眼睛,也不敢看女人的臉,只看著那些無狀的米粒,它們盛在碗里還是粥飯,撒到了桌上卻是無法收拾的殘粳,它們的命運在少年的手中隨便那么一攪,就被徹底改變了。

  女人慌忙拉住了兒子的手,她的手在輕微地顫抖,進而她的全身都顫抖起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定了一下心緒,壓穩了聲調道:“孩子,別浪費了糧食!樂觀一些好不好?誰還會沒有個病啊災的,媽媽給你講過史鐵生的故事的,要堅強下去,你還有希望,相信我,有媽媽在,一切都會好的......”

  我眼角的余光分明看到她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竟然還帶著微笑,為了證實她的微笑不是幻覺,我再一次仔細地看了她一眼,沒錯,她說話的時候一直帶著微笑。

  我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微笑,這種微笑看不出是勉強的,它是發自內心真實情感的流露,它帶著懇切的征詢,帶著憫懷的試探,帶著自強的鼓勵。她們母子二人的談話,任何一個人聽了都不會任笑容彌布,甚至會泛起諸多的難過和憐念,可是這位母親,在面對重病的兒子時,竟然一直這么微笑著,這是直面苦難的微笑,是充滿希望的微笑,她用微笑蔑視病魔對兒子的萬般肆虐,用微笑表達著一種信仰的堅持,用微笑給予兒子一份完完整整的母愛。

  我再也坐不下去了,推碗起身,回頭看到,那女人還在跟兒子喁喁私語。我點了一份紅燒帶魚和小米粥,叮囑服務生端送到里間,那里坐著一位偉大的母親和一個病重的兒子。 這位母親的偉大之處在于她一直微笑著,不能讓淚水河一般地流出來,她的抑制痛楚的力量,是真正的愛的力量。

  有時候,克制也是一種情感,謊言也是一種真愛。有淚不流,無喜而笑的情感世界,終是比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形為方式高出一籌,前者是接受生活而沉淀出來的自我深化,后者是自認為看透生活而浮現出的一種自我呈現。

  在人的一生中,我們不知道下一站將遇到什么,或許正在笑著的時候,淚水就在背后,或者正在哭的時候,快樂就在心底蕩漾。一些人能夠把悲傷和喜樂的內心不著痕跡的進行轉換,真正達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這絕對不是與生俱來的天分,這是經歷生活磨難后的一道開悟,一份豁達和一種智慧。

  木心曾道:有人說難得糊涂,我認為人類一直糊涂。此話精辟!生活的經驗告知:我們短暫的清醒并不全是美好。

  我進一步想到, 所有的遇到都是生活的給予,也是人們給予生活的。說到底,這個世界是千變萬化的,進而,我們對待世界的方式也應該是千變萬化的,以唯一的慈悲、不變的奉獻和永恒的寬憫始終如一地對待生活,這是一種處世態度,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一個人的人格力量是會超越很多不可預料的災難的,這份堅定的心腸、堅持的意念和堅韌的精神總會勝卻這個世界諸多的變化。

  那位母親應是有了如此釋然的心懷,才能夠把她的微笑保持得這么好。或許我的諸多思考對于她來說都是徒勞的,她也只是做了她本該做的事情。她只是一位母親。

2019年1期四肖中特